彭州牡丹能否重夺“花魁”

时间:2017-04-24  来源:四川日报
  有种说法,彭州牡丹与洛阳、菏泽牡丹齐名;至少,“牡丹在蜀,天彭为第一”。无论唐代大诗人陆游如何在《天彭牡丹谱》中力挺,一个残酷的现实却是,彭州牡丹的影响力与产业实力已无法与上述二地分庭抗礼。
  
  3月底,彭州第33届牡丹花节开幕。一个花会连续举办30多年,在四川并不多见,但几乎就在同一时段,油菜花节、樱花节、柠檬花节、芍药花节、紫薇花节……各类花节竞相绽放。
  
  姹紫嫣红,百花齐放。牡丹能否重夺“花魁”,这是彭州农业和旅游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道特殊命题。天彭牡丹发源地丹景山镇,由此经历着一场变革。
  
  年入百万元种植大户很“孤独”
  
  距丹景山镇政府不远,杨氏牡丹园赏花不收费。4月中旬,记者在一个雨后见到“农场主”杨明才。
  
  老杨靠赏花吸引人,靠卖花苗和盆景赚钱。在市场上打拼20多年,他学会了追热点。老杨说,去年有200株牡丹苗远销法国,赶上了“一带一路”的红利。
  
  牡丹苗的价格,取决于分枝数量。一株5分枝以上的苗,在国内卖150元,向国外销售,可以卖到350元。去年,老杨总计卖了8000多株苗,仅此一项,即收入百万元以上。
  
  年入百万元,这样的种植户丹景山镇有多少?“其实,我们东前村就我一家人种。”老杨略带失落地说,他曾在村民议事会上主动提出免费提供技术、提供种子,都没人响应。
  
  既然那么有搞头,为什么没人愿意参与呢。老杨道出了原委,一株苗要想卖到150元,需要培育5-6年时间,“大家都嫌来钱慢,许多人也不相信我赚到了钱。”
  
  村民自然有合理的考量。村里年轻劳动力外出务工的多,老年人不愿付出时间成本,更何况种植蒜薹、莴笋可当年见效,还能卖出个不错的价钱。
  
  老杨的“孤独”在于,牡丹种植面积有限,推进产业深加工、发展有影响力的旅游业,无从谈起。据报道,洛阳牡丹种植总面积21万亩(含油牡丹),菏泽种植牡丹48万亩,彭州一直未公布确切的面积,估计1万多亩。
  
  老杨手头有一些牡丹油产品,那是他从绵阳、达州、乐山等地收购的油牡丹种子在菏泽加工而成的。“牡丹毛油一公斤400多元,精油一公斤1000多元。”4月底,老杨将再度奔赴菏泽,他想把生产线引过来,但又对原料保障忧心忡忡。
  
  一家企业在丹景山镇投资兴建了一个牡丹园,从去年开始开展天彭牡丹产品研发,原计划当年实现产值1000万元,但据了解,完成情况并不理想。
  
  “野趣”太孤芳“救场”者竟是一截铁轨
  
  丹景山镇大多数牡丹种植在山上。漫山遍野的300万株牡丹,成就了丹景山景区。
  
  工笔画家王茂姣在那里画了几十年的牡丹,她说,彭州牡丹生长在石缝中,与洛阳的庭院牡丹、菏泽的大地牡丹,大为不同。其“野趣”十足,更接近牡丹的原生状态。
  
  话是这么说,经济效益与洛阳、菏泽牡丹相差甚远,似乎并不能体现“野趣”的价值,反而有点“孤芳自赏”。王茂姣认为,现在的赏花去处越来越多,游客的选择空间越来越大,彭州牡丹渐渐跟不上趟了。
  
  群众也有怨言。丹景村部分村民居住在景区内,他们经常面临自由摆摊与被规范的矛盾:“一年就只有这2个月有生意,谁不想趁机挣点钱?”
  
  镇党委书记袁熙玉盘算,牡丹种植业短期内难有建树,能让多数群众受益于牡丹“祖业”,把腰包鼓起来,就只剩下重振旅游业选项了。
  
  去年,彭州市委、市政府研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也将此事作为一个重大议题。
  
  彭州对丹景山场镇重新规划时,一位市领导“灵光乍现”,发现了一个具有“撬动”价值的新资源:一截老彭白铁路的路基保存完好,怎么用?
  
  小火车!恢复小火车的设想,几乎不谋而合。袁熙玉当时觉得有助于解决两个问题,一个是从场镇到景区的交通拥堵,一个是增强游客的体验。在此之前,名扬四川的只有嘉阳小火车。
  
  一截老工业时代的轨道,竟成了彭州牡丹翻身的杠杆。
  
  小火车一路开下去牡丹格局之变
  
  老彭白铁路1961年建成通车,轨距仅有762毫米,是全国少有的窄轨小火车,主要从山区运送煤炭、石灰石矿、木材等,是老彭州人挥之不去的记忆。
  
  从丹景山场镇到景区,轨道全长3.2公里,要穿过长500米的鹞子岩隧道。“那条隧道过去也只通车过1次,保存完好。”袁熙玉说,成都市有关领导沿着铁轨走了一程也很兴奋,还出了主意,“要求隧道内一定要有声光电效果,营造神秘氛围。”
  
  由于不可能再采用煤作为动力,彭州专门请中车集团设计了外观形似蒸汽机车的电动小火车。
  
  改造的成果,在3月25日整体端出,“开往春天的小火车”一炮而红。杨明才连续几周去观察成效:“周末很难买到票”。当地人华玉良制作的牡丹鲜花饼,成了“香饽饽”,供不应求。
  
  游客一多,人流自然会向杨明才的牡丹园流入。他不再奢望村民由此会跟着种植牡丹,而是期待丹景山名气大涨后能吸引更多民间资本来投资牡丹。
  
  袁熙玉亦想如此。彭州市已把丹景山镇列为今年重点打造的镇,今年在场镇风貌上将得到显著提升,景区与城镇互为依托的关系将更为显著,更有利于小镇的项目招引。
  
  也有人问,3.2公里长的铁轨和小火车真能拯救“牡丹”吗?袁熙玉撂下一句话,“顺着火车开下去。”
  
  4月20日,彭州市发布一项比选招标公告,内容是编制湔江河谷旅游观光小火车工程项目的建议书,起点是丹景山,终点是白鹿。
  
  至少,彭州牡丹的格局变化了,赏花的理由更充分。
声明: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春运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 ※联系方式:service@chunyun.cn,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。